當前所在位置: 首頁>廉政教育>廉政文苑

一個“廉村”的流傳時光

信息來源:中國紀檢監察報發布時間:2018年06月26日

  山環水抱,城繞樹掩,得一古渡,便是石磯津。

  “磯”是江河水流沖擊巖石的意思,“津”是渡水的地方。有資料說明石磯津在古代是水陸樞紐,許多物資在此聚集、貿易,成了浙南和閩東北重要的渡口,曾經繁華一時。

  至唐時,石磯津更名“廉村”,一直沿用到今天。原名隨后或封存于典冊譜籍資料,或泯沒于渡口櫓槳欸乃聲中,并為世人所遺忘。這倒讓我們感到非常欣慰,原因是它跟全閩第一進士薛令之有關。薛令之是唐肅宗的老師,為官廉潔清正,肅宗便敕封老師的故鄉石磯津為廉村。

  能夠得到朝廷的御賜,無論其家族還是村莊,這本身是件多么榮耀的事情,更何況這個村名還直接佩上令今人受享為榮的“廉”字,像注冊了一個名牌商標。

  果然,歷唐經宋,尤其是宋室南移之后,廉村代有名士出現,尤為突出的是陳氏家族,居然出現一門五進士、三代俱登高第的輝煌,不能不令人感嘆。

  懷著一份崇古幽心,使我們更加仰慕名儒先賢。為了走訪這個古老村落,我們冒著驕陽,風塵仆仆而至。在光線幽暗、氣息濃郁的古建筑、古文物面前,人心變得平靜。

  廉村沒有大規模的古建筑,或者說它沒有辦法安全保存至今,說明任何的建筑都有其硬傷,而無法取代的則是其中蘊含的文脈,建筑只有并同文脈,才能共同樹起一道人文景觀。

  從石磯津村名的轉換,以至隨后百多年間生活在村莊上的族人,秉承清正的操守和獨特的思路,栽培了眾多的仕子。顯然,這樣的家族擁有自己的優勢,使古村落披上一層神秘的面紗。

  當然,這樣的仕宦文化現象也僅局限于其中某個家族而生成,有著區域上的約束性。我們看祠堂上的進士牌,想找出更多家族的姓氏來說明古代仕宦的廣泛性,就比較困難。這馬上令我們想到一句話“一損俱損,一榮俱榮”,石磯津恐不例外。

  其作為一塊水陸要沖,必定也是政治和文化受影響最迅速的中心地帶。文化和政治屬于上層的意識形態,二者相通比較緊密。

  宋室南移后,首都在臨安,即今天的杭州,而閩東去杭州,在整個南宋來說,還是近距離,朝廷政治文化動態很快輻射到閩東。

  用今天的話說,石磯津人的消息比較靈通,所處的區位相當有利。更何況還有一代理學大師朱熹放跡長溪,從武夷建甌到溫州永嘉,一路走來,播種科考文化,帶出了一大批弟子,也推動了他們踏上為政之途。

  在特殊歷史時期,石磯津人抓住機遇,享有好的文化命運。這應是山川之榮幸,也是廉村人之榮幸。

  石磯津前有一條廣闊的河流,叫穆賽溪。

  一個村莊擁有河流,就有了濟川的曠達,就有了滋潤的養分,就有了怡神的靈氣。

  石磯津因穆賽溪而得天獨厚,春生夏長,秋收冬藏,順應四時而生,做到窗明幾凈,從容不迫。

  沿穆賽溪河岸而砌的是古城堡,環村而筑。據有關文獻記載,福建沿海城堡大多是周德興、戚繼光駐閩御倭而筑的工事,時間為明嘉靖至萬歷年間,迄今有四五百年歷史。可見古城堡最初的功用仍為軍事防御設施,起著抗擊外侵、抵御匪患、保護生命財產安全的作用。

  曾經富裕的石磯津,處在江海的風口上,對倭寇來說是個巨大誘惑。明中后期,沿海倭匪漸起,古石磯津仕宦文明受到沖擊,面臨不再是科舉考試,而是關系到生死存亡的械斗。這樣,石磯津人的生活和思維方式發生了轉捩,迫使部分的士子放下筆墨,走出書齋,拿起武器,為捍衛家園而斗爭。

  保存完好如初的古城墻在溪水嘩嘩聲中,蕩出歷史的回聲。布滿蒼苔的墻體和巍巍然屹立的古城門,涂滿滄桑、厚重。我們挨著與河流齊平的城墻古通道慢慢踱步,如走進一段亙古的時光。山川河流,風雨沖刷,不斷改變原貌;地形風物,四季輪回,今古已然不同。

  我們看到一個用石頭鋪官道、筑城池的村莊,有過深謀遠慮的抉擇,也有過壯懷激烈的抗爭。而二者的結合,無不閃爍著古石磯津人的聰明和智慧。(馮文喜)

电竞竞猜 电竞平台| 电竞平台| 电竞比分网| 电竞投注| 竞技| 电竞菠菜| 竞技| 能提现的电竞平台| 菠菜电竞| 电竞平台| 可以下注电竞的平台| 可以下注电竞的平台| 电竞平台| 竞技| 电竞平台| 竞技| 能提现的电竞平台| 电竞平台|